思无邪

苏靖 理解

攒了很久的感想,今天还是忍不住想写下来,让大家看看。
在看琅琊榜的时候,最初也怪过苏哥哥为什么要瞒着景琰,而且一瞒就是十五年,到后来虽然因为虐释然了,但还是有点不甘心。
直到朋友寄来的一封信,我才明白了让梅长苏亲口告诉萧景琰:我是林殊。这四个字有多难。朋友信中说,她不敢让我看到她的变化,她说,我对她说过的话,对她的希翼,还有许下的愿望都太过明媚,太过美好,她说我眼里的她都是记忆中天真无邪的样子,但不是她现在的样子,经历了喜欢,背叛的她哪里还有当年的模样,已然变成了一个很糟糕的大人了。
她可以让任何人看到她狼狈的样子,唯独我不行,她希望在我眼里的她,还是以前的她,然而,太迟了。
人生就是这样,当我缩回手的时候,她却伸出了手,我不像萧景琰,我没有他那么大的毅力,没有那么深的执念,如果她能早点告诉我,我们会不会还是最好的朋友,可惜没如果,但是我不怪她,我只是心疼她,关于那一段时间,她是怎么一个人走过来的,只是不想让我露出吃惊的目光,便一个人挨着,一点点的把初心交给时光,换来成长,记得她以前最怕痛了。
而梅长苏要面对的是七万忠魂,是血海深仇,是父亲遗愿,在年少轻狂的时候,接触的是焚心噬骨的恨,一夕之间,跌落地狱,太重了,但他还是相信光明,还是相信景琰,一个变得连自己都不认识的人,居然还相信那个人不会变,这很让人惊讶。
我想我应该是有点理解他们的,梅长苏不能认也不敢认,他怎么能让景琰认出来,怎么敢让他认出来,景琰的一句,小殊你怎么变成这样了,就足够让他万念俱灰,或者是一个目光就够了,也许会让人感觉苏哥哥好作,可是他不敢赌,人只有经历过,才能懂得,当中的那个坎太难过。不是说那些年景琰不辛苦,征战哪有不辛苦的,可他还是倔强的不改变,过尽千帆他还是他,苏哥哥却在地狱的业火里将金陵城里最明亮的少年,硬生生的熬成了病骨支离、拥裘围炉,算计人心的梅长苏。
十三年后,当武功尽废,一身沉珂,还以谋士身份站到靖王身旁的梅长苏,看到与昔日神态,品行没有一丝差别的好友,上去告诉他:林殊未死,我是林殊。未免太强人所难,太难了。
而且有人还说身边的人对景琰狠,其他人不论,那静妃呢?她是景琰的母亲,怎么会不知道什么对景琰好?因为清楚孩子的性子,和他所谋求的事,稍有不慎,便是粉身碎骨,万劫不复。
我想景琰不怪苏哥哥,他们是挚友,是同袍,是兄弟,好吧,还是一些人眼里的爱人,他们都是可以为了对方可以牺牲自己的人,都可以为了完成彼此的心愿活下去的人,经历过了同样的孤独,又怎么会去怪呢?
(写这些只是自己的想法,没有别的意思,各位不要介意,我只是想写出我心里的苏靖)